反腐,互联网行业面对的一场“大考”

a0b034be08cb45b49a7435b411f9fae9

林娉婷 绘

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曾多次表示,唯一能阻挡公司前进的,就是内部腐败。他甚至表示,如任由腐败发生,不在制度上作更多改进和强化教育,公司就会走向灭亡。这是互联网行业面对的一场“大考”。

的确,互联网公司在飞速发展时,腐败问题也相伴而生。最近一段时间,互联网公司又曝出不少腐败案。美团原市场营销部总监赖某、高级经理梅某、离职员工路某均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于7月16日被北京朝阳警方刑事拘留;还有360公司知识产权部资深总监黄晶,因收受多家代理商贿赂被查。

01行业蛀虫 无孔不入

毋庸置疑,互联网公司的蓬勃兴起,给人们的衣食住行等方方面面带来了深刻改变,买衣服有电商,吃饭有外卖,代步有网约车。在这场前所未有的“颠覆”中,伴随而来的是,少数掌有“实权”的互联网公司高管趁机“拔毛”、违法获利,手法各异,花样翻新。

早在2011年,百度公司就设立职业道德建设部负责公司内部反腐败工作,2012年以来,百度已通报遍及各部门近百名内部员工严重违纪案件,多涉嫌职务侵占、商业受贿等,最轻者被开除,严重者被移交司法机关。

2016年10月,“廉洁京东”发布《京东集团反腐败公告》,将过去一段时间查处的10起内部腐败案件集中进行了实名公布,其中多名员工在办公室现场被警方带走。

索要供应商财物,收受代理商贿赂是58同城渠道事业部原高级副总裁宋波、渠道事业部原总监郭冬等人的惯用手法。2018年11月,宋波、郭冬等人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已被海淀警方刑事拘留。

更令人吃惊的是,原阿里文娱高管优酷总裁杨伟东因为涉嫌贪腐而被调查,数目超过一亿元。这已经是阿里7年来第6位“落马”的高管了。

滴滴网约车给人们带来方便的同时,其内部员工也为自己的贪贿打开了“方便”之门。仅在2018年,就查处各类腐败、舞弊等违规事件60余起,解聘违规人员83人,其中8人因涉嫌违法被移送司法。

2018年12月3日,美团发布生态反腐处罚公告:包括内部员工、生态合作伙伴人员以及共犯社会人员等89人受到刑事查处,其中外卖渠道高级总监常某因触犯公司“高压线”被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美团这次公告披露的数据也相当惊人:2018年2月至12月,美团“重案六组”在业务、HR、风控、技术、IT、内控、内审等团队支持下,调查违纪类案件29起,移送公安机关查处89人。其中,内部员工贪腐及其他违纪案11起,涉案员工16人,社会人员14人。

“因为互联网公司在快速开拓市场、飞速发展过程中,赋予管理人员一定的权力激励创新,但在‘守业’阶段,内控合规管理不够,高管贪腐现象频现是互联网公司发展中难以逾越的一道‘坎’,必须引起高度重视。”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的观点受到业内人士的一致赞同。

02巧立名目 件的店铺开通绿色通道,形成非法利益输送,多的高达50万元。除了入驻审核,他们还可以操纵活动曝光的“坑位”。每年双十一、双十二,一些店铺通过和“小二”买“坑位”获得更多优先,价格也会从几千、几万到上百万不等。

对外投资过程中发生的商业贿赂或者职务侵占、挪用行为比比皆是。比较知名的是2016年12月,阿里影业副总裁、淘票票总经理孔奇截留运营商返现案。公开资料显示,孔奇私刻了支付宝和淘宝的公章,通过其名下的两家公司走账,截留阿里及支付宝给运营商的返现费用,获利高达上百万元。

企业员工特别是高管利用岗位职权实施贪腐行为已是见怪不怪,更有甚者,里外联合蒙骗老板。有业内人士称,拿返点在互联网营销这块是个公开的“潜规则”。因为跟谁合作,用谁家的广告,用谁家做供应商,这些问题就为产生腐败提供了温床。2012年1月至2013年6月,北京春庭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加入“百度联盟”的方式同百度合作。身为百度联盟发展部总经理的马国林,收取关某、张某给予的钱款共395万余元。最终,马国林因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审被判5年有期徒刑,并退缴全部受贿款项。

有网站还披露了互联网公司员工“挖墙角”的手法。比如,虚假报销会议费用;利用职务便利,要求合作商虚报费用并把虚报部分据为己有;弄虚作假骗取公司销售提成,利用假商户刷单,骗取公司补贴款;截留商家推广费占为己有等。由于获取的非法利润空间巨大,诱惑力极强,极少数高管往往铤而走险,“赴汤蹈火”。

03标本兼治 中国纪检监察报

记者 邹太平 通讯员 万传文

达到当天最大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