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一鸣“自认茂化实华实控人 上市公司指其信披违规



罗一鸣“自我认同”茂华实华控制器上市公司参考其违规信件

每日经济新闻

毛华世华的内剧还没有结束。

8月19日,罗一鸣通过电子邮件向毛华世华导演发了一系列信件。在《告知函》中,罗一鸣说,毛化世华的实际控制者毛俊士的实际控制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罗一鸣在法律理论中已成为毛华世华的实际控制者。

对此,茂华世华在公告中进行了重大风险预警,特别指出罗一鸣违反了有关信息披露的规定。其中一个原因是上市公司没有收到罗一鸣独立认定的毛华世华实际控制人变更所涉及的详细股权变更报告和其他相关文件。

自我识别为公司的实际控制者

毛华世华的主要股东继续发酵,各方的斗争趋于炙手可热。今年6月,罗一鸣委托律师交付相关材料,以罢免毛华世华董事长范红艳。

以下是有关各方之间关系的简要说明。前资本大亨,毛华世华真实经理刘军入狱。毛华世华董事长范红艳是刘军的妻子,罗一鸣是永兴公司董事长兼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永丰公司是公司控股股东北京泰岳的两名法人股东。它声称得到了刘军的支持,并表示范红艳不能代表股东的利益。这也是柳俊之前“姐妹战斗”后毛华世华的第二次“宫廷斗争”。

今年6月,深圳证券交易所向茂华世华发出了关注信。经过一波骚动和一波风风雨雨,罗一鸣再次向毛华世华发出一系列信件,并独立确定他已成为公司法律理论的真正控制者。

8月19日,罗一鸣将《北京泰跃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泰跃)告知函(泰跃函【2019】号)》(以下简称《告知函》),《北京泰跃关于撤销范洪岩代为行使北京泰跃全部委托授权决定的告知(泰跃函【2019】号)》(以下简称《撤销函》)和《北京泰跃关于提议茂名石化实华股份有限公司股东会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和补选董事的提案(泰跃函【2019】号)》(以下简称《泰跃提案》]交给茂华世华董事会董事通过电子邮件。)。

由于“深度审查和不正确的内容”,北京太岳撤回《泰跃提案》,所以毛华世华只宣布《告知函》和《撤销函》。

罗一鸣在《告知函》中说,毛化世华的实际控制者毛俊士的实际控制关系发生了变化。罗一鸣在法律理论中已成为毛华世华的实际控制者。《告知函》茂华世华股东大会和董事会要求按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向有关部门发布相关通知,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的相关事实。此外,罗一鸣还以《告知函》为附件,发布了北京泰岳,永丰公司和永兴公司的最新营业执照信息。更新后的营业执照信息显示,上述三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罗一鸣。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永丰公司和永兴公司是北京泰岳的股东。

针对罗一鸣的上述来信,毛华世华董事会发表了五点声明,强调“罗一鸣的自我认同为毛华世华的实际控制人”涉及上述情况。信仍然需要中间人表达意见和公司的最终定稿。董事会将判断并确定本公告所涉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否与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及其他相关事实和法律问题有关。将举行第一次董事会会议,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上市公司是指违反存款和信件的行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毛华世华此次进行了重大风险预警,特别指出罗一鸣违反了有关信息披露的规定。

首先,茂华世华表示,罗一鸣最新的永丰增资完成日期是今年8月2日,永兴增资的最后完工日期是8月5日。如果罗一鸣独立确定此次增资导致了变动毛华世华的实际控制人,根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中国证监会令第108号)》的有关规定,罗一鸣最迟应于8月8日编制详细的股权报告,并在完成相关手续后通知茂华世华。披华信息的义务由茂华世华履行。

其次,茂华世华表示,截至目前,公司尚未收到有关罗一鸣实际控制人变更的详细股权变更报告等相关文件。该公司表示,购买者罗一鸣违反《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及时报告,通知和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此外,茂华世华还表示,罗一鸣独立收购上市公司涉嫌违反《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公司董事会未接受北京太岳的提议或临时提案,董事提名由北京提名太岳不是合适的候选人,北京泰岳不得行使公司股份的投票权风险。

最后,茂华世华认为,如果罗一鸣独立决定收购上市公司并且不遵守相关法规和其他违规行为,中国证监会将面临相应监管措施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