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对派绑架“通识教育”制造“废青”

?

在过去两个月,香港一直受到暴力气氛的蹂躏。最近,黑人机场发生了更多事件,那些暴徒非法监禁并包围了大陆游客,这是可怕的!令人痛苦!让香港面对“和平之都”被抛弃!

但是,在香港社会,对这些以年轻人为本的恐怖分子是否“废除”有不同看法。我们首先看到,在旷日持久的骚乱中,大多数年轻人扮演了主要角色。警察逮捕了700多人,最小的只有13岁。这些年轻人感到困惑,说不出话,暴力,没有底线。应该说“废绿”是最适合它的标题。在喊“人权”的同时,他们侵犯了他人的人权;在“阻挠他人自由”的同时“争取自由”;在摧毁香港的同时说“爱香港”;在要求首席执行官接受他们的要求时,他们拒绝与首席执行官谈话。所有这些人都让人觉得这是一个被魔鬼附身的大脑拘留团体。只有“废除绿色”才会疯狂,不会思考。

那么,谁制造了这批“废绿”?反对派绑架“普通教育”是罪魁祸首!

“通识教育”的初衷是让学生掌握分析社会事件和树立正面价值观的能力。然而,由于教学设计的缺点,这个主题变得莫名其妙。

设计缺陷并掩盖隐患

首先,这个主题变得非常重要。回归前,“通识教育”只是一门选修课。 2009年,它开始被列为必修课程,并在香港正式启动。 2012年,“通识教育”被列入香港高考。可以想象这个主题的重要性。

其次,这个问题变得非常空洞。 “通识教育”包括六个个人和人际关系单位,香港,中国和全球化。但是,只有一课,没有固定的教学范围,也没有教科书。可以说“六神没有主人”。

“通识教育”的初衷是好的,但在没有一套完整的观察和思考方法的情况下,片面鼓励多元思考,结果导致学生的价值观无法建立。如果将“共同教育”比作建筑,逻辑就是支柱,理论就是梁,而现实材料就是建筑和装饰材料。如果逻辑有问题,房子就会倒塌。如果理论错了,则不能支持该部分。如果存在没有准确信息的逻辑和理论,那么建筑物只能是一个空架子。这三个是不可或缺的!从这个角度来看,“通识教育”本质上是社会学的缩影,对教师的要求非常高。

因为普通教师不具备“普通教育”教学的资格。结果是“常识”变得“流行”。我想谈谈一些似乎与生活息息相关但总是在旅途中的问题。然而,一旦我讨论和分割信息,我就无法培养坚实的逻辑基础,也无法融入有序的知识结构,也无法建立一个“建筑”。

“黄色大师”是一个混乱,中毒的学生

由于“共同教育”没有教学范围,没有教材,没有标准答案,名义上多角度思考,对于17或8岁的年轻人来说,社会和政治问题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这为一些“黄色大师”禁毒学生留下了机会。

大量事实证明,反对派“黄色大师”禁毒学生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有两个案例需要证明:“黄大师”这个名字“赖鼎忠”是考评局通识教育科目委员会主席。宣布“黑色警察家庭死亡”的消息已经公布。另一个名叫“戴建辉”的“黄色大师”是神道学院的助理校长,在互联网上诅咒警察的孩子“活不到七岁”。怎么会是一个恶毒的人?这两件事足以提醒香港人。这完全失去了作为人类教师的底线原则,完全失去了作为人类的道德良知。我敢在互联网上侮辱警察的孩子。在学校里,我不知道会用多少邪恶的技巧来对付警察的孩子和反对他们立场的学生。

“黄色大师”吸毒学生不仅可能滥用特殊群体,还公开传播谬误。例如,戴耀庭的“公民不服从”和“非法侵权”长期以来一直被法院判处“死刑”。然而,“黄色大师”仍然教授课堂上的“犯罪不服从”和“非法侵犯”等谬误,鼓励学生利用示威的机会做事。对于学生来说,这显然是他们自己政治的“政治燃料”。目的服务,险恶!

改革教育,阻止混乱

“黄色大师”处于混乱状态,“被遗弃的绿色”不断变化;要摆脱反对派绑架“普通教育”,创造“废除青年”,只改革教育的局面。

首先是改变“常识”。目前,香港学生高考所需的科目是:语文,英语,数学和一般知识。物理和化学只是选修科目。培养人才应注重香港未来的发展。必须指出的是,香港的科研成果薄弱,科学技术的发展也向前迈进了一步。香港的经济转型具有“再工业化”的重要方向,重点是高科技产业和高端制造业的发展,忽视物理和化学。不可避免地遭受损失,这两个科目应列为强制性科目。 “通识教育”不成熟的教学模式所造成的许多恶果已经出现。它应该改为选修科目。这个课题的重要性降低了,“黄色大师”混乱的影响将不可避免地大大降低。

二是推进“国民教育”。任何主权国家都非常重视“国民教育”。但在香港,“国民教育”被严重妖魔化,现在还不是一门学科。作为一个由英国统治了一百多年的地区,香港已经回归现在,“非殖民化”还没有真正开始。一些香港人长期“不知道有一个国家”。香港人的印象是大陆是一个城市,一个城镇,而不是一个国家。虽然香港需要有“世界公民”的意识,但必须建立在民族认同的基础上,扎根于自己的民族,历史和文化。一旦“全球公民”意识超越民族意识,它就会陷入荒谬和混乱的状态。坚持推进“民族教育”是必要的。虽然很难,但必须遵守。否则,香港不仅会失去返回后出生的那一代,还会失去下一代!

反对派绑架“普通教育”和创造大量“废除青年”一直困扰着香港。这种严重后果是痛苦的,这意味着摆脱这个缺点的机会已经到来!

(原标题《香港反对派绑架“通识教育”制造“废青”》)